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五章 安城欣悦······副总裁?
    “什么?”可可和维娜也瞬间呆住了。

     “王······王公子?您是弄错了吧?”刘发达脸上冒出了冷汗,谄笑道。

     “欣悦,真是不好意思,我也不知道赫赫有名的刘发达竟然会是这样的人。都怪我舅舅······”王公子诚恳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行了,王凯峰,你也别装了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想必你也不是什么好人。”张欣悦白了王凯峰一眼。

     一旁的刘发达更加震惊了。

     竟然敢直呼王公子的名字,想必肯定和王公子认识,而且身份和地位只怕是和王公子相当,而且语气丝毫没有给王公子留面子,说不定背景比王公子更强,自己刚才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了······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这样的人头上。

     刘发达脑门上的汗珠更加密集了,他不敢在搭王凯峰的话,转头看向吴谦,结结巴巴地问道:“敢问这位小兄弟在哪高就啊?”

     “爸,不是和你说了嘛,人家是·······对了,安城防水材料厂的小保安。”胖子还是一脸不解,自己父亲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 “滚一边去,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分。”刘发达瞪了自己儿子一眼。

     “王凯峰,我给你介绍一下吧,这位是我们安城欣悦集团新晋的副总裁,吴谦。”张欣悦抬手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噗······咳咳·····”吴谦一口红茶差点喝到了气管里。我什么时候成了副总了······总跑腿吗?······对了,我似乎在日记本上写过我要当副总。吴谦脑子里一道灵光闪过。

     可是······不对啊,我今天的愿望不是已经实现了吗?开上豪车啊?怎么一天能实现两个愿望吗?不对······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,回去我要好好研究一下。

     “安······安城欣悦······”维娜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 “他?安城欣悦副总?别开玩笑了!”可可不屑地笑道:“吴谦要是安城欣悦的副总裁,那我就是安城欣悦的总裁了。”

     张欣悦不满的皱起了眉头,看向王凯峰。

     “啪!”一只有力的大手甩了过来。

     王凯峰的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可可的脸上,印出了通红的手印。

     “王公子?”可可捂着自己的脸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 “刘发达,你带的都是些什么人啊。你今天是故意给我找麻烦的吧?你知道这位女士是谁吗?安城欣悦集团的总裁——张欣悦女士。”王凯峰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对不起了欣悦,我有事先走一步了,你放心,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。”王凯峰再次瞪了刘发达父子一眼,随后转身离开了。临走之前还在刘发达耳边留下了一句话:“以后你们发达地产的的项目一个都不会批准。”

     “这下完了。”刘发达两眼无神的摔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 “安城欣悦总裁······”胖子的头上也出现了冷汗,他当然知道安城欣悦代表着什么。如果说发达地产是一条地头小蛇的话,那么安城欣悦就是翱翔于九天之上的巨龙。这次自己惹出大麻烦来了。

     随后他凶狠地瞪着可可,妈的,都怪这个贱货,要不是她挑事情哪有那么多麻烦。他似乎忘了自己刚才对张欣悦也不坏好意。

     “达·····达令?”可可看到胖子凶狠地眼神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“大小姐,这几个人怎么处理?”刀疤经理笑眯眯的看着张欣悦。

     “刀叔,麻烦你把他们都给我扔出去。”张欣悦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原来你们认识?”吴谦瞬间看出来了,张欣悦和这刀疤经理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 “好的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 刀疤经理随手提起可可和维娜,一手一个将她们扔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 接着又转身回来,分两次将刘发达和刘富贵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 尤其是刘富贵,三百多斤的重量他竟然也能拎起来。吴谦瞬间惊呆了。

     “大小姐说扔你们出去就一定要扔你们出去。”刀疤经理将四人丢出门外后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总裁?你们认识啊?”吴谦见到刀疤经理回来了,忍不住八卦到。

     “当然,这是我刀叔,小时候就住在我家。我还常常骑到他脖子上去呢。”张欣悦忍不住笑道。

     “大小姐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。”刀疤点上一支烟,慢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是啊,时间过的真快,一眨眼我就二十七了,刀叔你也老了。”张欣悦叹了口气,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大小姐,你也该找个对象了。”刀叔似乎和张欣悦很熟,说起话来丝毫没有顾忌:“等到上了三十想嫁出去就难喽。”

     “胡说,刀叔,追我的人从安城排队能拍到月球,我怎么会嫁不出去。我只是没找到合适的而已。”张欣悦嗔怪道。

     “眼前的年轻人就很不错啊。”刀叔似乎有些欣赏吴谦,将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般说道。

     奇怪了,我也他不熟啊,他为什么要给我说好话?吴谦越有些奇怪,不过······有人夸奖自己总要虚心的接受的嘛!

     “咳咳····”

     吴谦咳嗽两声,挺起胸来,用手指梳理了几下杂乱的头发,。

     “其实我也没有那么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“个子不高,长得又不帅,还没钱。找男人就要这样的,这样的人才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,不会出去拈花惹草,因为他没这个条件啊。这小子我看出来了,是个老实人。”

     吴谦丧气的低下了头······我们老实人招你惹你了······

 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张欣悦露出了小女孩般的笑容。现在也只有在这位刀叔面前,她才能笑着这么开心、这么毫无顾忌了。

     “哈哈,刀叔,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司机,叫吴谦······不过嘛,他可不是个老实人······”想到那天打电话给吴谦的时候听到的古怪日语,张欣悦忍不住瞪了吴谦一眼。

     “刀叔您好。”吴谦恭敬地问候到。

     “小兄弟,叫我刀疤兔就行。”刀叔淡淡的笑道。

     “刀疤兔?”吴谦瞬间呆住了。这么一个霸气侧漏的男子居然叫刀疤兔。

     “刀疤兔,是刀叔的代号······当年他们有好多兄弟,都是以兔为名。疯狂兔、跳楼兔、爆破兔、红眼兔······他们都······”张欣悦低头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他们都牺牲了。”刀叔抽了口烟,淡淡的说道。“在南海、在安南、在勃固、在三佛齐、在、在西域、比利亚、在黑洲······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 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。他已经一定是个优秀的军人。自己的一个伯父当年也是参加对安南的自卫反击战中,牺牲在战斗最惨里的老山。回来的只有一件带血的军衣,和几枚沉甸甸的军功章。当年家里穷,爷爷奶奶临死之前都没能跑去云省的烈士墓,看看他们最爱的大儿子。华夏能保数十年平安,靠的就是这些战士的默默无闻的无畏牺牲啊。

     吴谦站起身来,慢慢的抬手,向刀叔敬了一个军礼。“敬礼。”

     刀叔神色诧异,然后眼眶微微的湿润了,他仿佛回到了那些战火纷飞的地方。

     “队长,跳楼兔不行了,半截身子都被炮炸没了!”

     “队长,爆破兔牺牲了·····”

     “队长,敌人冲上来了,我下去挡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 “队长,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敬礼了。”

     刀叔的手慢慢的抬了起来,回了吴谦一个标准的军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