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 虚空之堤
    “好了,该走了。这片墟世界的新主人不太欢迎客人。”

     风碑楼顶端,大叔一无所获的从实验室中走出,望了一眼下方沦为废墟的念城,颇为不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回去之后,追责笅队,看看他们都干了什么好事。”大叔冷声道。

     “那么剩下这些事情。”一道慵懒的女声回问道。显然她指的是雩风的事情。

     “函件中隐去这一部分。”大叔说道:“这个世界最大的珍宝已经没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哎呀,一场毫无收获的旅行啊。”

     “至少还有一份人情。”慵懒的女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 “好吧,不算毫无收获。”大叔点点头,随即一色绯红上身,消失在当场。

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“嗡……嗡”

     罗封在床上翻了一下身体。

     “风满楼,卷黄沙,舞剑春秋名震天下……”

     困倦的罗封随手撩起被子,蒙住头继续睡。

     “雨缥缈,倦红尘,还君明珠秋水浮萍。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罗封骤然间清醒,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 “这是?”罗封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摆设,身下的宽木床、堆满地图和棋子的白色书桌、被书箱占满的逼仄卧室,自言自语道:“在家!”

     “小药丸?”罗封喊了一声,但是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 “噔……噔噔噔……嗡”罗封随手划掉了起床铃声,起床穿戴好衣服,发现明明还是之前自己穿的那一身破烂不堪的衣服,现在居然完好如初了。

     “这一切难道都是梦?”罗封眼中闪过希望,推开了自己的房门,就看到正在准备早餐的老妈,心中不禁一阵欢呼,在家的感觉真好!

     “妈!”罗封猛地一下又回忆起那恐怖的片段,嘴中不由得干涩、哽咽。

     “起来啦?”老妈一脸慈祥的看着罗封,招呼道:“快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爸过个节都不带休息的,说是忙完了公司的事,晚上回来吃团圆饭。”

     “妈,今天是十五?”正在专心致志吃面条的罗封突然打断老妈的唠叨,问道:“我啥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 老妈伸手摸了摸罗封的额头,疑惑道:“今天不是十五难道是十六啊,你昨天回来的呀,这是过糊涂了吗?”

     “昨天?”罗封皱眉想到,自己记忆中出事是在前天,自己的记忆出现断层了,这一切到底是梦还是真实?这样想着,罗封也没了吃饭的胃口,随便扒拉了半碗面条,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 “妈,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 “饭还没吃完呢?”

     “我吃饱了!”

     罗封出门就先在自家门外观察起来,血迹没有,金属垃圾没有,连点多余的灰尘都没有。

     随即打车前往市中心,路上没有遇到梁丘,但是在公交车上遇到了秦素白,她去阿姨家帮忙,所以同样是去丰碑楼附近。

     罗封想到前天的事,和她打完招呼之后,突然问道:“对了,前天那个?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秦素白一脸不知所云的看着罗封,反问道:“前天?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我本来准备前天回来的,结果耽误了,昨天才到家。”罗封随口扯了两句,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 经过一路上罗封的观察,整个念城,没有丝毫遭遇过生化危机的迹象,一如往日的悠闲、静谧。

     难道真的是梦?罗封拿起手机,想着既然是梦,过了中秋,自己就又该回去上班了,赶紧订一张回公司的车票吧,要不旅游高峰一到,就没法订了。

     打开旅游app下单,摁下提交,却发现手机没反应,又使劲摁了几下。

     “对不起,您的行动点不足!”小药丸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罗封的耳边。

     “哈,哈哈哈”罗封低声苦笑,原来不是梦。

     “罗封你怎么了?”秦素白关切道。

     “我,过完中秋,就不准备回去了。”罗封一脸苦笑道:“以后常联系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秦素白看着一脸比哭还难看的表情,心道怎么这家伙突然又不正常了?嗯?为什么要说又?

     罗封在丰碑楼站下了车,一路狂奔绝尘而去,一副家里煤气忘了关的气势。

     从后门进了丰碑楼,罗封就被一楼的改装给震惊了。

     一楼变成了接待大厅,金属与木质混搭,很有几分蒸汽朋克风格,流线型柜台却充满了科幻感,三只画风简约的拟美人态的机器头颅,悬浮在接待该在的位置上,这要是在夜里,妥妥的午夜凶铃啊。

     “欢迎主人。”三名接待机器人齐声向罗封问好。

     “小药丸呢?”罗封没跟这几名接待废话,他看的出来,这三名接待机器人的动作表情都整齐划一,甚至僵硬,应当没有太高的智能。

     果然,三名接待机器人整齐划一的答道:“小药丸大人在顶楼战略厅。”

     小药丸大人!这是什么鬼畜称呼啊?罗封不住的吐槽着,完全不考虑这是自己起的名字,转身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 “哗……”电梯门开启,罗封这次直接到了第五十二层,已经改装为战略厅的地方,一股温暖的蒸汽喷涌,罗封眯了眯眼,再睁开就看到整个战略厅空旷的空间。

     一个面积超过一万平米,相当于一个半以上足球场面积的空间,这明明已经超过了丰碑楼的占地面积。而电梯突兀的出现在大厅中央,罗封走出电梯后,电梯下降成为地板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战略厅中央,是一块五平米左右的战略地图,小药丸就悬浮在战略地图之上。

     “主人,您醒了。”小药丸看到罗封,欢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 罗封的脸色却并不好看,答道:“我的梦,彻底被你们打醒了。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小药丸看出了罗封的不愉快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罗封发现小药丸脸上一副委屈的神态,也没在继续说什么,毕竟这不是小药丸的错,这是自己的前身,早就准备好的计划,他没有抗拒的理由,也没有抗拒的资格。改口说道:“有前天昨晚的资料吗?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 “有的主人。”小药丸看罗封不再生气,欢快的继续说道:“昨天晚上的资料已经由雩风备份保存,主人可以随时提取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好,提取。”罗封下达指令,小药丸手中一到细光涌动而出,罗封就接收了一段第三视角的记忆。

     “落叶舞风……”罗封闭着眼睛仔细感受着回忆里的画面,震撼于械甲的战争,诧异于自己前身的强大。

     罗封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威胁,从花落叶战胜后扫视四周战场的神情中,罗封感受到一股杀机,罗封可以断定,那一刻,他想毁了这个城市,永绝后患。

     在最终,花落叶没有下达摧毁的命令,而是选择将念城嵌入虚空之堤,罗封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但是随即脸色一变,跑到战略厅的南端,唯一一面玻璃幕墙前,向远方望去。

     罗封震惊之色溢于言表,这座丰碑楼的顶层,被以特殊手段,拔高到了不可思议的高度。

     正对处,天际恒星闪烁,无尽远处海波汹涌,自己脚下层层如同黑曜的六棱柱体,堆积在无尽海波之中,形成陆地,犹如无尽堤岸伸向虚空。而念城,就在最高的一座黑曜六棱柱之上,城市的边缘,便是六棱柱体垂直的绝崖。

     “泰坦之堤,巨人之路?”罗封想到所谓不可思议的风景,巨人之路,但是与巨人之路上火山熔岩冷却形成的石块相比,这些黑曜六棱柱,简直像是真正的巨人。

     下方的念城,就是虚空之堤上一个渺小的孤岛。

     “这是?”罗封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主人,这个世界,已经被改装为了虚空之堤,只有这座城市被保留,虚空之堤,现在是游荡在轮回穷劫无穷墟世界夹缝虚空中的一叶扁舟,无法之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