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章 就是想抽你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 两个声音先后响起。

     第一声,是一道响亮的耳光!第二声则是爆炸的声响。

     笃被一道势大力沉且蓄谋已久的耳光,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 “你!”笃狼狈的从从地上站了起来,难以置信的看着被罗封反方向轰开的恒星炉。

     “你什么你。”罗封带着无法掩饰的笑意与快意,从墙边站了起来,身前是小药丸撑起的一道光幕。

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笃疑惑道:“你没可能觉醒,你只是恢复了记忆,并没有恢复忆感。只会让你回忆起不堪的过去。”

     “不对!你不是觉醒?”笃注意到罗封身前漂浮的小药丸,恍然道:“你!你居然是联盟的间谍。”

     笃连忙回退两步,大声呼喝道:“桎梏者N1485,启动。”

     笃话音未落,地面突然崩裂,一道五米高的身影自笃的脚下升起。

     那道身影是由金属构成的人形,结构冷峻而生硬,灰黑色相间的涂色与横向的机械头颅,让其显得古板与阴冷。

     这具装甲自出现之后,就与笃的青色续衣衣尾完美融接,两具身体通过这种连接,浑然如一。

     “什么鬼?”罗封略微吃惊,猛地看到一具真正的人型装甲出现在自己眼前,让罗封有些惊叹,同时不由得更加期待了。

     “原来你是封存了记忆,化身成为了蜮摩罗。”站在虚空中的笃的声音此时变得生冷,宛如机械音一般。

     “这样的你,又能怎样呢?”笃想起刚刚那一巴掌,恼火道:“无论你怎样伪装,仍旧逃不过今日被我处斩的下场。杀了你,便是天大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 “不不不!”罗封口中连续几个不字,重复强调之后,笑着说道:“我多次伪装可不是为了逃跑的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笃略有些惊异。

     “伪装成病毒感染未解的状态,才能令你认为我不具备威胁,从而近距离观察你,判断你的手段作风与状态。伪装成不知自己的来历,才能让你放松警惕,诱使你最终选择唤醒记忆来逼我崩溃,并接近我。”

     “而这样做,其实只有两个目的”罗封淡定的摆出剪刀手,说道:“第一,我的伪装,拖延了行刑时间,成功拖到了你无法掌控世界之力的时刻,只能用揭露真相来逼疯我,使我离成功,更近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 说这话,屈起一只手指,换成了鄙视手势,笑道:“第二嘛!”

     “就单纯只是想抽你一耳光。”

     “你!“

     听到罗封思路清晰,肆无忌惮的嘲讽与鄙视,笃脸上的手印火辣辣的发疼。

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傍晚,风碑楼

 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罗封转头看向从口袋中飞出来小药丸。

     小药丸飞到了一个金属门前,说道:“主人,我想我找到了治疗传染的解药!”

     费了十分钟的时间,罗封与小药丸成功的安全破开了宿老教授生前的实验室,在实验室的储存装置中,找到了一支储存蓝色液体的试管。

     “宿老的这管药剂,能够治疗逻辑混乱的病毒传染?”罗封不能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主人,这涉及到保密问题。”小药丸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又是不能说的秘密。”罗封有些心累。

     “主人,有一个秘密可以说。”小药丸思考了半响,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是什么?”罗封有些疑惑,小药丸怎么突然主动说起来了。

     “是关于主人您,进入虚拟世界的具体操作流程。我想如果谨慎一些,是可以说清楚的。”小药丸说道。

     “咕嘟”罗封一口气喝光了试管中的蓝色药液,抓起小药丸,起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 “那好,路上说,我们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“你!”笃此时已经出离了愤怒,涌起一股仿佛猫捉老鼠却反被老鼠戏弄的羞耻感。

     “你什么你。”罗封却毫不在意对方的情绪,继续说道:“从神经病枪击,到动车劫持,再到人体病毒,你随意的破坏这个世界的逻辑,很有趣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罗封毫不留情的继续说道:“然而你的动作,已经暴露了你对这世界不具备完全的掌控能力。从人到大批量的物品再到小小的病毒传染,已经彰显了你对世界之力的掌控越来越弱。愚蠢。”

     笃听到这里,咬牙切齿的下达了命令:“桎梏者,预备饱和攻击,让他回归灵魂状态。”

     “哎呀呀!”罗封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,凌晨2:54:40,说道:“我都说了拖延时间是我的目的之一,我刚才骂你居然还能拖延出时间来,看来一个耳光并不够让你脑子机灵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正准备再反驳两句就彻底展开攻击的笃,又遭到了罗封的嘲讽刺激。

     “我什么我?”罗封将手机放回兜里,挂起与笃之前一模一样的嘲弄笑脸,说道:“准备发表结束感言?难道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吗?不好意思,时间到。”

     “2:55”

 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 时间进入2:55分的一瞬,凌晨的夜空中一道白光色骤然轰下,声势骇人,却又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 白光笼罩之中,小药丸骤然变化,黑色药丸的身体绽放出一道乳白色的光华,一件件白色构物翻腾而出,随着光芒的变化生长旋转。

     罗封的脸庞在这光芒与光芒的辉映之中,凸显出前所未有的傲慢神态。

     只见他背负双手,抬起脚向前一步,踏在了翻腾旋转的白光之上,稳稳站住,继而再次踏脚。

     脚下白色造物随着罗封的脚步,不断拔高,不断生长。

     一步!两步!三步!……

     一米!两米!三米!

     “问!苍天无极,孰负狂名决霄汉!”

     白色造物生长为一座三米高下的白色装甲人形,装甲通体瘦峭,但棱角处带着圆润,白色涂装与流云色的机械头颅,令其宛如风中动荡的流云。

     “叹!九地无垠……”

     罗封身上被数据链束织就一身枫红,枫红色续衣此刻穿在略带疲态却面容傲慢的罗封身上,宛如一抹秋意,相配得宜。一缕缕枫红自数据链束传达到白色的装甲之上,将白色装甲染上了一层稀疏的枫叶。

     “唯剩落叶舞雩风。”

     笃看到白光消逝之后,现场出现的这具白色械甲,枫叶点缀流云的涂装,顿时骇然。

     “雩风!百代之光!”笃惊惧道。

     “不可能,你半个月前还在白蛉星域战场。不对,你是谁?”笃对自己的情报似乎有着相当的自信,不能认同自己第一时间的猜测。或者他不敢置信,如果真是那个人,自己今日就完了。

     “聒噪。”罗封立在雩风的右肩之上,放眼观察着周围的景象,听到笃的动静,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 “信息封锁已完成。”一个比小药丸要成熟许多的少年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“汇报任务进程。”罗封简洁的下达了指令。

 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雩风将任务的进程向罗封做了详细的汇报。

     罗封听到自己之前的动向,厌恶的皱了皱眉头,听完之后扯了扯嘴角道:“愚蠢,居然为了救人,跑回这里,还欠下了这样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 “主人,骂自己可不是好习惯。”雩风调侃道。

     “我现在与他记忆割裂,我出现,他就昏迷,还不能算一人。”罗封冷漠的解释道:“这是为了任务。”

     “主人,准备战斗了。”雩风没有在这上面继续计较,而是提醒道。

     笃在经过最初的惊骇之后,迅速尝试起联络上级,然而信息通道已经被雩风完全割断,他现在得不到上级支援,只能动用现有的力量,做最后一搏。面对眼前之人,笃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 “那么,现在,这个世界是完全独立的?”罗封问道。

     “情报显示,行刑最后五分钟,是天刑师的私人时间。因为这个时间内囚徒的灵魂已经初显且已不具备逃脱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 “销毁线”

     “念城市郊。”

     “很好”罗封看了一眼已经嵌入桎梏者的笃,身形缓缓消失在桎梏者的体内。

     嵌入桎梏者械甲的笃,感觉到勇气又回到了自己身上。不再恐惧,毫不犹豫的动用了最后的保底手段。

     “区区器级械甲,就算你是百代之光又如何,今日便是你的死期,超过二十四小时界限,这个世界就会完全销毁,行动组会将你重伤的灵魂彻底泯灭。”

     “桎梏者,降临!”随着笃一声令下,天空中一道新星骤然发出耀眼光芒,千百道光束,瞬间落在念城狭小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 数以万计的桎梏者,几乎填满了念城狭小的市区,大量的建筑被突如其来的桎梏者压塌、摧毁,原本就被丧尸病毒拖累的念城市,彻底沦为废墟。

     一时间地动山摇,数座与笃的械甲十分相像的灰黑色械甲,从周围的建筑废墟中走出,将罗封与雩风,彻底包围。

     “雩风,有人嘲笑你还没恢复完成的身体。”罗封笑道。

     “愚昧的人,总会误判境界的差距。”雩风带着些许怒气回答道:“战斗会让他们清醒。”

     “开始倒计时。”

     “倒计时:3分29秒,桎梏者数量:24031。”

 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。”雩风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 罗封消失在雩风肩上,雩风一瞬间,略一下蹲,已经从左腿中抽出一柄一人高下的雁翎刀。枫红直柄,云纹格挡,月白刀刃,闪烁寒光。

     “主人,我该怎么称呼你?”

     “叫我……”罗封干脆的回答道。